自我实现的预言

    别人对我们的看法会影响我们的行为,有时甚至会很隐蔽,很强烈。

    第十二届北京国际音乐节期间,我到保利剧院欣赏了威尔第的歌剧经典《麦克白》,颇有些感触。这是年少时读莎士比亚同名悲剧时所不曾想过的。

    《麦克白》讲的是11世纪苏格兰屡见奇功的大英雄麦克白,由于受到女巫的蛊惑和妻子的鼓动,雄心变成了野心,继而弑君篡位、倒行逆施,最后众叛亲离、自取灭亡。贯穿全剧的,是女巫的几个预言:她既预言麦克白将成为某地的领主,随即会登上苏格兰国王的宝座,同时也预言班柯(被害国王的将军)虽然不能当统治者,但他的孩子将是国王。后一个预言让麦克白胆寒,而且一直不能释怀。

    这神秘的预言伴随着一系列事件的发生,真的应验了!剧中人物的命运,尤其是麦克白的结局令人感慨万分。正如论者所言,命运让“种种虚伪的幻影迷乱他的本性”,让他在自身欲望的驱使下,一步步地走向自己既定的结局。

    哲学家、心理学家和社会学家常常会谈到,世界上的不少事情不会因我们对它有什么看法而受到影响,但有些事情却会因我们对它们持某种看法(包括做出某种预言)而受到影响。这个预言本身导致所预言的事情出现,那就是社会科学中所谓“自我实现的预言”或“自我应验预言”。换句话说,个人对自己或他人的心理预期,将会影响个人或他人的行为,而导致预先的心理期望在个人或他人日后的行为中得到验证。

    现实生活中这类事例真是不少。大脑中部分区域出现故障的卡普格拉斯妄想症(Gapgras Delusion)患者,常将眼前所见之人,解释为某种替代物,有的甚至会做出令人诧异的举动:指责其亲人并声言不愿与“假冒的”亲人生活在一起;而其言行本身,又会触发新的“事端”。如一位女士在被患了卡普格拉斯妄想症的丈夫斥责为假冒的骗子时,惊讶、伤心之余其行为竟然也变得怪诞和异常起来。这就更让他的病人丈夫起疑,以为找到了“证据”。(有心理学家认为,卡普格拉斯妄想症源自患者试图以家庭某位成员已遭替代为由,消解其潜意识里与这位家庭成员之间的矛盾情结。)

    神经心理学家对于这类现象给予的提示是:别人对我们的看法会影响我们的行为,有时甚至会很隐蔽,很强烈。我们往往会对别人的看法产生不由自主的反应,进而不断“观照”自我行为,以做出及时的调整和修正。这是我们健全的神经系统功能的一部分,也有可能是进化中“适者生存”机能的一种体现或策略。

    其实,早在20世纪20年代,研究者在美国一家工厂所做的著名的“霍桑实验”就表明:生产者被重视、被赏识,有助于提高他们的工作积极性,从而大大提升生产效率。心理学家所做的一系列实验也已证实:教师的期望与评价,是影响学生学习态度和成绩的一个重要因素。这同时也揭示出教师“预言”(比如“这个孩子生来就是做……的”或“这个孩子生来不是做……的”)的自动实现能力。这种预言不但能够自我应验,而且还可以自我延续。 

    如今常被使用的“安慰剂”,也像一个能够自我实现的预言,对人可以起到积极的作用。根据“安慰剂效应”的解释,没有实际用药(或施行手术)的“疗程”之所以能够令我们感到身体已经康复并且感觉良好,纯粹是因为我们的大脑误以为自己正在接受的治疗是有效的。

    当初涉爱河的恋人遭遇重重阻挠(比如来自世俗、父母、经济或宗教信仰的压力和反对)时,他们的感情会变得越发坚不可摧,颇有越有阻力爱越深、我们心诚事便成的意味。相反的一种情形是,悲观的想法(“方方面面都反对说明我们真的有什么不合适吧?”),则可能会在暗地里对自己造成伤害,并以预期的想法(“或许应该考虑分手了吧”)和方式处理问题,最后导致噩梦成真。 

    国庆节前,一位很有反省精神的“老外”写了一篇文章,题为《我不再当“愤怒的老外”了》,其中谈到的一些观点十分耐人寻味:“……当他们刚来到这里,还没有对这里形成自己的看法时,他们会很在意其他外籍人士的想法。一旦这些观点被塞入脑中,初来者就会把它们“据为己有”,以后再难改变。当然了,中国有些不尽如人意的事情也为这些人提供了很多“证据”,让他们已有的观点不断得以强化。你抱怨、我再抱怨……最终使得这一效应呈指数级增长,导致的后果就是:老外们容易变得越来越挑剔和愤怒,从而陷入一个怪圈——以既有观点去看待身边事物,反过来又用这些经历来验证已有观点。就这样,你不断强化它,和其他人分享它,并最终赋予它更多价值和信赖。” 

    在我们的社会生活中,还存在着一种更为隐蔽的自我应验预言现象。60多年前,美国印第安纳大学的动物学家阿尔弗雷德·金赛和他的同事,展开了一项针对男女的性爱习俗所作的大型调查。其后发表的面谈报告中,许多当时被视为禁忌的性行为(如手淫、同性恋、双性恋与外遇)比例高得惊人。 

    但金赛的研究方法备受批评且普遍遭受质疑,因为参与他研究的志愿者并非从社会大众中随即挑选,而大多是在性爱方面最积极主动也最具有实验精神的人(在他的抽样中太常出现的是囚犯与妓女)。这便导致他高估了许多性爱习性的普遍性。 

    然而,也有学者指出,研究人员发现的高达50%的婚姻外遇比例不仅震惊全美国,而且,就某方面而言,也因为揭露了这些行为普遍存在而使其不再是禁忌,进而加速了“性革命”。 

    事实就是这样:一些人的某种言行,往往会引起巨大的“社会串联”。我们都会对外力作出反应,社会中的外力也就是所谓的社会规范。但除此之外,人与人之间也会相互影响,而且这种影响力通常比社会规范的影响力更强大。

    社会学家早就得出了令人沮丧的结论:我们是彻头彻尾的“社会人”;每个人都嵌入社会群体之中,既不是独一无二的,也不如我们想象的那般自由。

 

    作者:尹传红  原载《大众科技报》

 
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16-03-08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张理军博士
友情链接Lin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