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自我管理”的管理哲学

管理哲学理论,是当代管理学家德鲁克在1954年提出来的,它的出现似乎告诉了我,我未来的成长是怎样的一条路。我从1983年开始接触管理哲学,使我在茫然的工作生涯知道自己的方向。这理论不只影响我处世的思维、不断的求知欲,更告诉我退休生活应如何的充实,使自己能退而不休。同时让我体会到生活在这宇宙的人类都应该了解“自我管理”的重要性,也因此在我的教学过程中将“自我管理”这一理论作为管理学的一个环节,主要让学生们了解“自我管理”的重要性:它不只在管理上起着影响,在生活中其影响更大。

 

“自我管理”理论主要阐述的是:我的优势是什么;我如何做事;我属于哪里;我能做出什么样的贡献;维系人际关系的责任;你的下半生;并行不悖的事业。

 

 

我的优势是什么

 

在工作中,我主持过无数的面试,而我较喜欢提出的问题是“你能告诉我你的优势是什么吗?”应试者大多数不能很好地回答这一问题,因为他们不能理解到自己的优势,只能告诉我他什么都能做(这主要希望能获得工作)。那要怎样知道自己的长处? 德鲁克告诉我们一种找出自己优势的方法—“反馈分析”,即在进行一个项目时,先确定你预期的成果,等到项目进行一段时间后,再将预期成果与实际成果做比较,当实际成果大于预期,这便是你的长处;如果实际成果小于预期,则是自己的弱点。

 

 

我如何做事

 

环境、性格、兴趣、教育及文化等,都会影响到每个人待人处世及工作的方法。但人们往往会忘了自己到底是如何做事的。要知道自己擅长的工作方式,不仅能够创造绩效,对组织、对国家做出贡献,同时亦能实现自我成长。

 

以我而言,当我在做事时,我会考虑到方方面面,即先小心地倾听,再大胆地执行,同时务必进行到底,即使失败也知道所以然。

 

德鲁克对如何做事这一部分做了两点诠释。第一,要知道自己是属于“阅读型”还是“倾听型”的人。我们要知道自己是属于哪一类型的人。在搜集资料时,阅读或倾听皆是相当重要的手段。阅读型的人擅长透过资料来加以整理和分析,而倾听型的人往往听取他人释放出来的讯息,再进行重点分析,这使得工作上常常有着紧迫的现象。能了解自己用自己擅长的方法做事是非常重要的。第二,我怎样学习。要了解如何做事,那就要知道学习的方式,这比阅读或倾听更为重要。因为每个国家的教育制度都遵循同一个假设,也就是一种学习方式,但这种学习方式并不能适应所有的人。有些人在语文方面学习特强,也有些人在技术方面学习特佳,也可能是两个极瑞。了解自己的情况后需要问自己:“我能与别人融洽地共事吗”,或者“我并不能与他人共事”。也就是说“知道自己在和他人产生互动时,须运用自己擅长的工作方式”。

 

 

我的价值观是什么

 

要自己管好自己,必须知道自己的价值观。每个人在不同的环境下都有着自己的价值定位,尤以道德标准是一种不折不扣的价值体系,在一种组织下它是有效的道德行为,在另一种组织中也是有效的。

 

组织必须拥有其价值观,个人更要拥有价值观。但要在组织中发挥作用,个人的价值观须和组织的价值观保持一致,即使不能完全一样,至少要能和谐共处,否则不仅会遭受挫折,而且也不能创造出佳绩。

 

每当情绪低落时,价值观总是起着决定性的作用,尤其在工作上遇到困扰,到底要放弃还是要继续,这时个人的价值观起着决定性的作用。在我32年的工作生涯里,我尝试过8种不同的行业,但几乎都不是所要的行业,原因是其中许多工作的价值观与自己背道而驰。有时在做事与想做事之间做个取舍是非常辛苦的一件事。

 

 

我属于哪里

 

这个问题不容易回答。在人浮于事的社会里,要找到属于自己的地方确实不容易,但自己应有自己的理想、感兴趣的地方,应该学会说“不”。在职业生涯里,要知道自己的优势、做事的方法及自己的价值观,并抓住机遇,坚持这样,成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。通过了解自己的位置,即使是普通人,只要努力和有能力胜任工作,就是在其他方面表现一般的人,也能创造出优异的成绩。

 

 

我能做出什么样的贡献

 

常常有人在问:组织能给我什么好处。但没有人告诉组织,他能为组织做出什么样的贡献。在人类历史上,总是主人进行吩咐(如佣人的任务),大多数人只服从命令,按照别人吩咐的内容做事,毫无选择性,预期的结果没有任何的悬念。然而,做自己分内的事,它不是真正的自由,只是得到别人的允许,它不会产生绩效。如果以“我应做出什么样的贡献”为出发点,我们就有绝对自由,这种自由是建立在责任的基础上的。

 

 

维系人际关系的责任

 

人是一种群居动物,维系人际关系是不能缺少的行动,但也有少数人因自己工作的限制须个别地去做工作,但最终进入市场还须维系一定的人际关系,所以无论你从事工业或商业,不管你是老板、员工,还是校长、老师,都须有维系人际关系的责任。

 

首先,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,但每个人的行为举止都必须符合人的举止。这说明他们也有优势,也有工作方式及其价值观。所以,要发挥应有的效率,我们需要了解他人的优势、做事的方式和价值观。

 

其次,是承担沟通的责任。德鲁克举了一个充满禅意的例子:“即使森林中有许多树木倒下,但若没有人听见,那么声音便不存在。”而所提到的声音即为本质。人往往喜欢听好听的话,只看自己想看的东西,所以要达成良好的沟通,就必须考虑到对方的水平及对方想要听的话,并采用他们能够接收到讯息的方式告诉他们,即如果他们善于阅读,就采用备忘录的方式;如果他们善于倾听,就采用交谈的方式。

 

 

我的下半生

 

这使我想到佛家常谈到的因果关系,若我们在年轻时做好准备,待年长退休时就不怕成为自己或周围所有人的负担。对于大多数的人,在其工作生涯只做一家企业或同一种工作也太漫长了,他们会越做越退步,感到厌烦,失去工作的乐趣。

 

我解读德鲁克的主张“当壮年时,自己原本的事业己达到顶峰,应考虑朝向第二职业生涯发展,因为第一职业生涯也许并不是你的兴趣,一个人的兴趣绝对可以让自己的第一职业生涯过得更充实,同时也为开创第二职业生涯带来契机”。所以在生活中能否培养自己的兴趣是非常重要的。目前,我凭借年轻所学及累积下来的工作经验,开始我第二职业生涯的挑战,即在佛学院教导“佛教与管理学”及“佛教的人力资源管理”,虽对我而言这是另一种挑战,但我可学佛亦可将自己的长处与大家共享,何乐而不为呢!

 

 

并行不悖的事业

 

“下半生做什么”,就是发展第二职业生涯并行不悖的事业,这也可以说是回馈社会。因下半生并无需为生活忙碌而拼搏,而是应该为社会贡献自己的余生,所以第二职业生涯是建立并行不悖的事业,它是本职工作以外的兴趣,会给人生带来更大的满足感、成就感。

 

“自我管理”的管理哲学理论,与其他理论有所不同,它所提到的都是看得见、活生生的,在我们的一生都能受用,若能将它普及化,使大家了解自己的优势,该有着怎样的工作方式,知道自己的价值观也就知道哪里会适合自己,同时在自己本业外可因自己的兴趣建立自己另一项并行不悖的事业,当本业遇到挫折时,第二个职业能够帮助自己从挫折与失败中逃脱出来。

 
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13-01-17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张理军博士
友情链接Link